「WHU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」我们两岁了 | 生日快乐 明天就是春天

Updated: Jul 30, 2018


两年了。


2014年5月1日,我们成立,那时候名字还叫做“武汉大学同志公益小组”,只有三个人,恁是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傻气想成立一个社团,没想到嚷嚷了两年,还是一个地下组织。


两年时间,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,又到底带来多大的改变?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。眼看着当时一起打着鸡血要干点大事的创始人,或忙着工作,或忙着出国,我也很担心哇,到底还能走多远,还能走多久?

其实,做这么一件很多人不接受的公益,真的好难啊。


我们第一次办活动,请广州的同志母亲来学校办讲座,准备了半个月,兴致勃勃又满怀期待,我当时也觉得:哇,原来自己真的可以干这么厉害事情。


讲座前6个小时,忽然收到通知:“你们的活动被举报了,现在必须取消,负责人来教务部说明一下情况。”


从教务部出来是什么感受呢,就像是狠狠打出了一拳,但是打在了棉花上,你充满了愤懑、失望、不满,但是就算你有再大的力气,你也使不上劲。


不过那时候真是斗志昂扬啊,脑子里居然还想着“困难是弹簧,你弱它就强”,中二病十足。可能就是这点中二病让我们硬是赶在时间点把活动办了,只是从校内的讲座变成了校外的沙龙。

这是我第一次办活动,也是我第一次感觉到,好难啊。


再后来,让我觉得“好难啊,坚持不下去”是我们把“武汉大学同志公益小组”改成“武汉大学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”的时候。


应该是个晚上吧,一个家长在电话里骂了我将近一个小时。


我真的是性格软弱,一个劲道歉。大意是我不该和她孩子宣扬同性恋的知识,不该插手她的家事,更不该顶着武汉大学的名义去干这些“乱七八糟”的事情。其实具体说了些什么,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,大概有要告我诽谤、来找我辅导员云云。最后以我承诺公开道歉、不再和她孩子接触等等结束这通电话。


那天晚上我在楼顶天台打电话,挂掉电话以后,我忽然觉得好累啊,也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好弱啊,我什么都改变不了,不过其实也不是什么都改变不了,至少我改了我们小组的名字,哈哈哈,这是后话。


挂了电话以后,我在楼顶吹了很久的风,缓了好久以后给一起办小组的小姐姐打电话,电话接通,小姐姐特别温柔的问:怎么啦?我哇的一声就哭了,一边哭一边说:“我觉得自己好委屈啊,我觉得自己被骂的恨不得想死。”


这是真话,那天晚上,要不是和小姐姐打了通电话,我可能真的就崩溃了。很多事情吧,自己不经历还真的不懂。


发生了这事,我没别的办法,只能硬抗,我不能和家人倾诉,不能和别的朋友倾诉。一是因为丢人:一个大男生大半夜哭的稀里哗啦的,哪里还有脸去告诉别人?一是因为这事吧,我觉得我做错了,毕竟同性恋接受程度这么低,我没事干嘛去趟这个浑水?


这个事情以后,我一度过得很废。这是又一次我觉得,好难啊。


不过,我后来还是继续留了下来,和小组里的人一起留了下来,照顾这个两岁的“老人家”,毕竟是我们自己的小组。


至于为什么我还在苟延残喘,其实我也不知道。


或许是因为,还是有那么多善良的你们;或许是因为,至少还有人相信“同性恋是正常的”,哪怕只有一个;也或许是因为,“困难时弹簧,你弱它就强”。


两年了。

感谢大家的支持与陪伴,谢谢!这句话说给每一个看到这条推送的人,也说给小组里每一个坚持不离开的人,还说给所有相信“明天就是春天”的人。

真的,说不定,明天真的就是春天。


最后

生日快乐

“武汉大学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”



性别也好

性向也罢

我们反对一切形式歧视

我们依旧行动在路上



无论男女

无论性向

只要你有一颗想要为平等做出努力的心

欢迎加入我们!

点击阅读原文,了解我们,加入我们吧!

蛋糕图片拍摄于生日会当天

图片来源网络



WHU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

邮箱:whudatong@126.com 

微博@WHU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

任何疑问,欢迎后台联系工作人员

微信号whutong


0 views

ABOUT CSYN >

CSYN是关注中国青年LGBTI社群的非政府非盈利组织。

CSYN is a non-profit, non-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, focuses on Chinese youth LGBTI community.

© China SOGIE Youth Network
© CSYN